【自游自在】上海繁花

更新于2020-06-13 17:38:54
171
阅读
87
回复
【自游自在】上海繁花【自游自在】上海繁花【自游自在】上海繁花【自游自在】上海繁花【自游自在】上海繁花

上海作家金宇澄为上海而创作的长篇小说,看得人分外过瘾。《繁花》里的灿烂很多人都说过了,那些琐碎日常的动人小故事,简短犀利的上海话句子,人要如何在大城市中求存和命运做作无力的对抗。对于我这样的读者而言,那些路名和地方藏着我的繁花。

没住过上海的人,要如何进入《繁花》的世界?我身上有12年来积攒的钥匙,用来打开回忆的里厢。每当读到小说里的地名,或建筑名词,就好像遇见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我停下来,打声招呼问:侬好伐。各自不响。地名是客观的地理存在,当你在这名字上筑起了人和事,街道才立体了,梧桐长出茂密绿荫,玉兰花的香气变得更为妖娆,地名不再是地名,名词有了动词和形容词。

绍兴路富文艺气息

比如老房子上的老虎窗。刚到上海的时候,我没搞懂为什幺这些开在屋顶的小窗口叫做老虎窗,后来经上海朋友提点,窗上的老虎音译自英文的Roof,十里洋场和受过英国殖民的新马一样,日常词汇里保留了不少富有异国情调的英译词汇(上海人称为洋泾滨英语),一些还漂亮得很,拿摩温(Number One),看起来好温柔,其实是包工头的意思,知道了这些,我和城市就靠近了一点。

路名,其实也旖旎着不会凋谢的繁花盛景。小说里出现了不少上海法租界里的地名,而这正是我12年来生活的区域,我经常去的汉源书店就在绍兴路上,这条路富有文艺气息,还有不少的出版社,有家维也纳咖啡馆的咖啡很好喝,算是上海最早的咖啡名店(现在已经多不胜数了),离家不远的东平路,有上海最漂亮的几栋老洋房,还有一家住过上海的新马人都会知道的泰国餐馆,当时新马餐馆不像现在那幺普遍,那是我们最靠近东南亚滋味的选择,我想这些地方都不在了,但我不会轻易忘记它们。

风光里暗藏荼蘼

读到思南路,我会想起那些漂亮而落魄的花园洋房(现在大部分都经过了整修),刚到上海的时候,就经常在这里荡马路,还想在这路上找房子借(上海话,借房子其实就是租房子)。一小区门口有卖油墩子的阿婆,这地道的上海零食,现在也不容易找到了,只能再会,但我会记得那冬日里热腾腾的油炸气息。

由思南路拐入皋兰路,又是一条漂亮的小路,我喜欢由这里的小门走进复兴公园,那时候城里最火的酒吧是香港集团开的Park 97(早歇业了),原来在它最风光的身影里,早已经藏着荼蘼花期,没有什幺可以永恒。还有大自鸣钟,也敲醒了潜伏的回忆,如果不是在书里再遇见这地名,我恐怕都要忘记了,那里有个电器市场是我经常去的,可以买到来历不明的打口碟。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发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