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成长才是王道?台湾最严峻的挑战:消失的人口红利和隐藏债

更新于2020-08-14 12:36:52
452
阅读
89
回复

面对薪资超过十五年没有实质成长,及国内物价不断上涨的双面夹击,台湾人民的生活真是愈来愈辛苦。也因为苦日子过得有些长,人民心中会逐渐形成一种未来也会愈来愈糟的心理预期,这样的预期心理又会诱导人民产生哪些对台湾未来不利的行为趋势?

低薪、高物价致低生育率

第一个影响深远的行为:不生小孩。依据中华民国主计处的统计资料,2016年台湾的总生育率(就是15-49岁妇女一生中所生育之子女数)为1.17,总生育率最少要到2.1以上,才能维持一个国家的人口不要出现减少的趋势,所以,台湾人口减少已经是个很难逆转的趋势了。

另外,依据「国家发展委员会」2016年的人口推估资料,随着台湾人愈来愈不生小孩,假设未来总生育率会逐年降至0.9,台湾人口将于四年后的2021年出现零成长,就算改用非常乐观总生育率将逐年上升到1.5来估计,台湾也会在2025年出现人口零成长。

人口变少不好吗?台湾地狭人稠,少一些人应该不是坏事吧?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前提必须建立在人口年龄分布不要老化。然而,随着出生率愈来愈低及医疗环境的改善,台湾65岁以上人口比率,已经在1993年跨过高龄化社会7%的门槛,依据「国家发展委员会」2016年人口推估报告採总生育1.2推估,台湾将在2018年达到14%高龄社会门槛,2026年,65岁以上人口将达到20%的超高龄社会门槛。

依现行台湾劳动法令规定,65岁即为退休的年龄,这也代表着65岁以上的人口多数不再工作、没有薪资收入,是属于需要被扶养的世代。然而,台湾的生育率极低,导致人口结构以难以逆转和避免的速度不断老化中,这将使得未来具有劳动力的人口总数下降,年轻人的扶养负担也将会愈来愈重。

GDP成长才是王道?台湾最严峻的挑战:消失的人口红利和隐藏债

台湾的人口红利已经在2015年正式画下句点,在总生育率无法提升的假设前提下,台湾的工作人口会从2015年高峰的1,700多万人骤减至2061年的904万人( 注: 採总生育率1.1推估),工作的人口减少,老年人的人口比例上升的结果,就是台湾的扶养比会在不到半个世纪内以三倍速成长,从2014年的35%暴增到2061年的98.6%,几乎就是一个工作人口就要扶养一个非工作人口,而且几乎都是65岁以上的高龄人口。届时台湾恐怕会像日本一样,陷入长期经济停滞的窘境。

人口趋势其实是很多经济状况与政策不可忽视的重要趋势,如果政府依旧维持着「GDP成长才是王道」的想法,请问当台湾的工作人口从1,700余万人骤减至904万人时,当扶养比从35%暴增到98% 时,要维持GDP持续成长意味着现在咬着奶嘴的小朋友,未来长大后的生产效率得是现在的至少六倍以上(因为工作人口少了一半,扶养负担又多了三倍)。试想,如果政府要让台湾的生产效率增加六倍,要投入多少成本才能达成?又有多少实质产值是回到企业和人民的口袋呢?

GDP成长才是王道?台湾最严峻的挑战:消失的人口红利和隐藏债
GDP成长才是王道?台湾最严峻的挑战:消失的人口红利和隐藏债

那为什幺台湾的总生育率会像溜滑梯一样持续下滑?我们可以从时间与金钱两个角度来切入。从时间来看,因为台湾政府广设大学的政策,与东方社会「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既有观念,让台湾的就学时间明显延长。现在取得大学文凭几乎是「必备条件」,这也代表着年轻一辈的学龄时间延长到22、23岁,刚毕业的社会新鲜人不太可能有结婚的经济基础,甚至还得偿还助学贷款,所以需要个几年来打拚事业,建立不虞匮乏的经济基础;等到接近30岁左右,好不容易稳定又找到适合的结婚对象了,又为了成家立业背上了房贷与车贷,工作赚取的薪资成为不可或缺的经济来源,因此再怎幺苦也不能轻易离职;再过个三至五年,经济状况终于稳定到可以考虑生儿育女时,已经成为医学上不容易生育的高龄产妇。台湾的生育状况就成了「年轻的时候不敢生,敢生的时候不好生」,妇产科医生要嘛面对年轻女孩避孕甚或流产的需求,要嘛面对高龄产妇想要一个小孩的渴望,这种时间上的递延,严重降低了台湾的总生育率。

再来谈谈金钱, 台湾薪资冻涨十五年以上,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出现在本书中,如果人民对于未来收入增加的期望是负面的,那日趋保守的生活规画当然是正常的反应。如果刚出社会时的收入,让人民觉得还学贷及养自己都很辛苦了,要怎幺让人民相信结婚生小孩的生活会愈来愈好?再加上台湾对于拥有自用房产有着近乎执着的观念,当台北市、新北市的房价所得比(注:房价所得比=中位数房价/家户年可支配所得中位数)在2015年第二季升高到16.1及12.95的高点,意味着在北台湾都会区买房,需要不吃不喝13年以上才有可能达成,无疑又加深人民对未来的疑虑。

借钱美化GDP数据的背后

这已经是全部的挑战吗?还不止,未来的台湾人民还要承担现在与过去台湾政府所累积下来的庞大债务。依据财政部国库署的统计资料,至2017年11月底,台湾中央及地方府所累积「受公共债务法规範之债务」总额为新台币6兆4,385亿元,负债额度已经达近三年GDP平均数16兆6,782忆元的38.6%,然而这只是所谓「受公共债务法规範之政府债务」,还必须加计所谓的潜藏债务,才是整个台湾到底透支多少未来的真正状况。

隐藏债务,向未来透支

什幺是隐藏债务?潜藏负债就是政府未来应负担的法定给付义务或未来社会安全给付事项。根据行政院主计处2016年底统计,台湾政府的隐藏债务已经来到了17兆8,564亿元,主要包括「劳工保险」、「旧制军公教人员退休金」、「公务人员退休抚卹金」、「国民年金」、「农民保险」、「公教人员保险给付」及「军人保险」七大部分所累积的债务, 较2015年增加1,074亿元; 上述的负债还仅是政府社会安全给付义务的部分,全台湾还有既成道路面积约六千余公顷,及尚未取得公共设施保留地约两万七千余公顷的法定徵收费用尚未给付,这两条预估的经费也要个六到九兆新台币左右。然而,台湾一年的GDP总产值也才16兆上下,却向未来的台湾人民透支了超过32兆新台币,要现在的台湾工作两年才能全数清偿。

为什幺政府会这样拚命借钱?因为GDP的规则只看产出,不问成本,所以只要累积产出的速度够快,丢两块钱成本赚一块钱,对于政府来说也是合理的选项,再加上没人想当那个揭露真相的乌鸦,毕竟哪个政治人物还会在乎下台后,那些天文数字的债务该由谁负责?于是人民的未来,就在短视近利中被透支的一乾二净。

以台湾现在的状况来说,40岁以上的高年级生实在没什幺理由指责现在2、30岁的年轻人缺乏抗压性、只会抱怨环境差或是机会少,因为他们面临的经济状况远比20、30年前来得更糟,而且大多数的他们只能无奈地接受现况,因为能够透过网路等新兴经营模式创业成功的年轻人毕竟是少数。如果政府还是遵循那套GDP成长就天下太平的理论,台湾经济恶化的速度只会更快,没有尽头!如果一直没有领导人为这样的经济乱象踩住煞车,台湾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经济失落20、30 年以上的日本。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为什幺GDP成长,我们却无感?GDP没有告诉你的事,拚的是数字成长,还是人民的幸福?》,远足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Dolin66

薪资原地踏步,工作消失,财富分配不均……从GDP根本看不出来!只要GDP数字成长就够了吗?重点是,成长的果实放在谁的口袋?一本改变你看待GDP意义的书

GDP几乎年年成长,薪资却超过15年不涨?

为什幺GDP指标,无法精準反应人民的真实生活?

GDP为王的世界不在乎效率,不在乎花费多少成本,只求最终产出的产值。
即使是蚊子馆,推动建设的钱仍计入GDP成长。

自GDP成为评估经济表现的指标后,
为了数字好看,有些政府会「合理化」的美化、调控数字,
看到了成长的GDP,看不到的是财富分配不均,资源浪费、环境汙染……
这些被操弄的数字奇蹟背后,隐藏的却是人民躲不开,必须面临的困境。

政府追求GDP成长的副作用有哪些?

政府倾向替大企业量身定做政策,因为对GDP成长效果立竿见影。新台币贬值、低水电费、税率减免,独厚大到不能倒的企业。弱势汇率政策,贱价出售自家产品,希望商品能仗着比别人便宜打垮国际上的竞争对手,赔上的却是人民的新台币购买力;没竞争力的企业,则依靠低汇率生存,赚低毛利率,不思创新。因为新台币不值钱,利率又低档,想赚钱的人将钱流向房市,房价开始飙涨,吹出房地产泡沫。政府大量举债、盲目投资基础建设……台湾的债务加上隐藏债务向未来透支了超过32兆新台币,等于要台湾人民工作两年才能清偿。低薪、高房价、高物价,导致低生育率,人口红利消失。

对GDP隐藏的问题无感,影响的是自身权益。
你要明白的是,政府想在GDP成长的考试上拿高分,方法有哪些?
本书教你看透GDP背后的逻辑,并提出让自己过得更好的解方。

一个国家的福利状况基本不能由GDP来判断。——GDP之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顾志耐

GDP成长才是王道?台湾最严峻的挑战:消失的人口红利和隐藏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发现更多